【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央廣中國之聲:如果沒有它,珠三角會多出50座大型火電廠

信息來源: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發布時間2019-05-15

足彩胜负彩开奖记录 www.ickxf.icu   地點 | 南方電網

  采訪者 | 譚朕

 

  紀錄片:“國家重點工程——天生橋二級水電站經過建設者們的艱苦奮戰,一號機組啟動發電了!”

  建在“河灘”上的水電站

  48個人曾為它獻出生命

  1992年底,位于廣西隆林的天生橋二級水電站(以下簡稱“天二電站”)首臺機組并網發電。這并不是一座普通的水電站,因為這里是西電東送南通道的發源地。總投資5200多億的西電東送項目被稱為世界上最大的電力項目,分為北、中、南三個通道。其中南通道是將貴州烏江、云南瀾滄江和桂、滇、黔三省區交界處的南盤江、北盤江、紅水河的水電資源開發出來送往廣東。在西部山區奔流的一朵浪花,就這樣點燃了千里之遙廣東的萬家燈火。

  車沿盤山公路翻越一個又一個山頭,一側是峭壁,一側是懸崖,透過車窗可以看到蜿蜒向前的南盤江,水流湍急,險灘密布。南盤江的下游河段是廣西和貴州的界河,兩省區隔江相望,天生橋二級水電站就坐落在廣西一側的雷公灘段峽谷上。

  印象中的水電站都是攔水筑壩,建在峽谷河灘上的天二電站讓我有些意外,南方電網天生橋二級水力發電公司工作人員萬雙民解釋說,天二電站是引水式水電站,主要通過管道將上游來水引入發電廠房,建在峽谷底部是為了增大落差。

  萬雙民:“在邊坡的下面有六條壓力鋼管將水流引入主廠房,在這里水能轉化為電能,源源不斷地通往廣州?!?/p>

天生橋二級水電站示意圖,央廣記者譚朕攝

  安裝六條壓力鋼管看似簡單,卻需要在厚重的山體里開鑿出三條隧洞。這在地質條件極為復雜的喀斯特巖溶地區,是施工的頭號難題。

  1982年原武警水電部隊奉令參加電站建設,如今已經退休,當時33歲的余光輝就是其中一員。

  余光輝:“三條10.8公里的隧洞是非常難啃的,因為里面有斷層,有溶洞,有暗堡,施工難度非常大。這些困難官兵們一個個都把它克服了?!?/p>

于光輝老人在講述他和電站的故事,央廣記者譚朕攝

  余光輝至今還記得,1985年12月,一次滑坡就一下子就奪去48個人的性命。

  “我們看到的邊坡,在1985年在進行邊坡澆筑的時候,突然發生了一次滑坡。曾經和我一起共同工作的30名武警官兵和18名民工犧牲,在現場有連隊指導員,有技術干部,也有志愿兵戰士,普通戰士,他們為了電站的建設貢獻了自己的生命,為西電東送,貢獻了自己的一切?!?/p>

  當年武警官兵建設的主廠房如今是整個發電站最大的建筑物,走進近60米高的廠房,六臺巨大的發電機組整齊排布其中,轟轟作響,萬雙民告訴我說,這里一年的發電量相當于廣州一年用電量的十分之一。我想,這或許是對那些長眠這里的英靈最好的告慰。

  “現在六臺機組滿負荷運行,總負荷是132萬千瓦,一年發電量最高可以達到86.68億度,相當于廣州一年用電量的十分之一?!?/p>

天生橋二級水電站主廠房發電機組,央廣記者譚朕攝

  引進輸電技術水土不服

  自力更生迫在眉睫

  1993年,隨著天生橋二級水電站通網發電,此后的若干年間,在中國西南地區,越來越多的水電資源穿越崇山峻嶺、江河溝壑,源源不斷輸送到廣東。

  但畢竟跨越千山萬水,如何更高效的運輸電能則是水電站建成后最核心的關鍵問題。

南方電網“西電東送”輸電大通道示意圖,央廣記者譚朕攝

  在廣州,我見到了南方電網首席技術專家、科研院董事長饒宏。2000年,南網第一個超高壓直流輸電工程——500千伏天廣直流工程正式投運,饒宏就是見證人之一。

  相較于之前普遍采用的交流輸電方式,直流輸電在遠距離輸電過程中電量損耗小,經濟性更高,幾乎就是為“西電東送”量身打造的技術。饒宏卻告訴我,當時在通電調試現場的他感受到的不是興奮,而是郁悶。

  “外方跟我說,你們這些工作人員統統都要離開,所以看起來是一種維護工作秩序,實際上還是因為關鍵的技術不想讓我們看?!?/p>

云廣±800千伏送端換流站——楚雄換流站,央廣記者譚朕攝

  天廣直流工程全部引進外方技術,但卻嚴重“水土不服”,南方電網超高壓輸電公司生產技術部主任高錫明說,投運之后,一年停運了38次。

  “直流閉鎖發生了21次,所謂直流閉鎖就是像高速公路因故障停運了一樣,沒法送電了,再加上我們發現問題主動停下來17次,加起來停運接近40次?!?/p>

  重重困境之下,自主創新,自力更生成為南方電網在整個西電東送過程中的核心關鍵詞。

  “我們一直在強調原創,也就是0-1,從無到有的創新。但創新1-n和從無到有,個人認為這兩個過程同等重要。外方的設備和技術也會出現較大的問題。我們提出了大概幾百項原來外方設計中可能導致直流閉鎖的問題,通過我們自己的仿真和研究,提出了反措,進行了完善?!?/p>

  2010年,世界上第一個±800千伏特高壓輸電工程——云廣直流工程建成投產。800千伏是我們正常用電220伏電壓的3600倍,更高的電壓意味著更大容量輸電和更低損耗。這個完全由中方主導的工程攻克了特大電流下的絕緣特性、電磁環境等一系列世界級技術難題,依托這個工程的科研攻關項目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

  作為電力門外漢的我很難對這些尖端技術有直觀感受,但在調研過程中,南網基層技術員工的創新勁頭就讓我印象深刻。

云廣±800千伏送端換流站——楚雄換流站一角,央廣記者譚朕攝

  大學生扎根山窩窩

  50塊解決“六萬元”難題

  在云廣±800千伏的送端換流站楚雄站,我見到了超高壓輸電公司昆明局自動控制班高級作業員李少森。

  2012年,他從廣西大學電氣工程專業畢業,一頭扎進云南楚雄的山窩窩里。

李少森,央廣記者譚朕攝

  李少森:“因為專業也是對口,興趣也挺濃厚的,就想過來……”

  電力專業畢業的李少森沒有滿足于待在自己專業的舒適圈中。入職七年來,他先后自學了編程、機器學習、視覺識別技術三個領域的知識,自己編起了代碼,開發出用于記錄并輔助分析系統故障的軟件。

  “換流站要有人監盤,看著電能哪些參數產生了變化,及時處理。這個就是代替人進行監盤,它自己去學一大堆數據,來判斷哪一個數據是潛在的故障。剛剛只有兩分鐘不到,之前我們大概需要一個小時?!?/p>

  李少森的同事張啟浩是楚雄換流站的檢修專責,入職第三年,愛琢磨的他通過淘寶花費50塊錢就解決了外國廠家要價六萬塊的難題。

楚雄換流站閥廳,央廣記者譚朕攝

張啟浩,央廣記者譚朕攝

閥廳升降車,央廣記者譚朕攝

  “我們閥廳升降車是從德國進口的,電源??榫;嶸棧?,國外的廠家不修,只賣給我們新的電源???,要價6萬,供貨周期三個月,萬一遇到緊急搶修,這三個月沒有車可用。覺得也不信這個邪,就把它直接拆了研究了一下,去淘寶上買了一些零部件,不到50塊錢?!?/p>

  從煤電到水電風電

  清潔能源照亮綠水藍天

  2018年5月15日上午,西電東送又一大動脈烏東德電站送電廣東廣西特高壓多端直流示范工程全面啟動建設,工程計劃2020年投產送電,2021年全部投產。

  彈指一揮間,從1992到2019,從余光輝到饒宏再到李少森,在一代代建設者的努力下,一個聯接滇、黔、桂、粵、瓊,龐大復雜的西電東送南部通道已然成為一條高等級的能源高速公路,不斷躍動著澎湃動力。南方電網副總工程師劉映尚告訴我說,這條高速公路上,奔跑著的近九成都是清潔能源。

  “西電東送以前東部發達省份主要靠煤電,因為有西電東送戰略的實施,所以我們能夠把西部大量的水電風電送往經濟發達地區,使得我們國家整體的能源結構發生了深刻變化。去年,廣東吸納西部電力達到1900億千瓦時,東部的經濟發展起來了,也能為我們的藍天綠水提供保障?!?/p>

  1900億千瓦時就是1900億度電,當我得知,這相當于50多座大型火電廠一年的發電量時,我感受到了震撼。因為,如果沒有這些來自西部的清潔能源,珠三角地區可能會密集建設50座大型火電廠。